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新來的女鄰居跟我獻殷勤,老公慌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經典文章 > 經典美文 > 經典精選 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來的女鄰居跟我獻殷勤,老公慌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3-08 23:45:07 作者:左左 來源:左左的異想國 閱讀:載入中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來的女鄰居跟我獻殷勤,老公慌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號原創插畫|喵喵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故事有點長,這是上篇,心急寶寶可以等明天下篇出來了一起看哦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家的對面,搬來新的住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年輕漂亮的、大學生模樣姑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午后,鐘倩出門逛街,對面房門洞開,姑娘正忙著往里搬東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鐘倩出來,她立刻停止動作,幾乎是目送著鐘倩進了電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,鐘倩正貼著面膜窩在沙發里追劇,門鈴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從貓眼往外看,正是對門新搬來的那個姑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開了門,姑娘笑靨如花:“你好,我叫蘇婭,住你對面,以后就是鄰居了,多有打擾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著,遞過來一盒車厘子,紅如瑪瑙鮮嫩欲滴:“一點小禮物,不成敬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城市里的鄰居,和城市里高樓一樣,裹著堅硬鋼筋混凝土冷漠疏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第一次遇到這么熱情周到的鄰居,對蘇婭的好感瞬間蹭蹭上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太客氣了,我叫鐘倩,很高興認識你,進來坐坐吧!”鐘倩招呼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是一句客套話,沒想到蘇婭真的進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站在客廳里,環視一周,笑著問:“你們家就你自己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先生建筑的,一個項目結束就換個地兒,平日里很少回來。孩子中學,住校……坐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一邊解釋,一邊把臉上的面膜揭掉,拿杯子給蘇婭倒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茶幾上,放著鐘倩一家三口的合影,蘇婭拿起來端詳著:“你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兒子都這么大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喜歡被人夸年輕,鐘倩心花怒放,嘴里卻謙虛著:“我馬上都四十了,老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女人泛泛地寒暄客套幾句,蘇婭便告辭:“家里還沒收拾利落……先回去了,鐘倩姐再見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以后抬頭不見低頭見,一來二往地,鐘倩和這個叫蘇婭的女孩很快熟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在這個城市本來也沒什么朋友老公孩子又不在身邊,蘇婭帶來的友誼溫暖,讓她甘之若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說她有夜跑的習慣,讓鐘倩和她一起鍛煉身體晚飯后便是長夜無聊,鐘倩欣然應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夜晚人群散盡后,兩個女人相約在小區附近的公園,一邊緩緩慢跑,一邊絮絮聊天,說說彼此的生活過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今年大學畢業,剛剛在這個城市找了份不錯工作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職場小白就租這么好的房子,要知道這是個中高檔小區,房價不菲租金自然也不會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單身女孩獨自住,自然要租個好點兒的房子,圖個安全……不然,哪兒能遇到像你這么好的鄰居。”蘇婭看出鐘倩的疑問,笑著對她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個有主見會說話的姑娘,鐘倩對她的印象愈發好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有年齡差異,但兩個女人在一起,就會不可避免地談到男人和感情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這么漂亮,追你的男人肯定排成隊,怎么還單身?”鐘倩問蘇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回答:“我剛畢業,現在只想好好工作掙錢,先有面包,再談愛情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呦,現在的小姑娘不得了啊,這么拎得清。不像我們那會兒,傻兒吧唧的,戀愛時覺得有情飲水飽,結了婚才知道貧賤夫妻百事哀。”鐘倩感嘆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一臉崇拜:“鐘倩姐,說說你和姐夫的故事唄,看你現在過得多幸福……不用工作,有錢有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鐘倩聊到她和老公陳橋的感情歷程,兩個人原本都是農村出身,婚后不久便一起進城務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趕上房地產熱潮,陳橋組建了一個建筑工程隊,輾轉多個城市,一磚一瓦,硬是闖出了一片天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有錢后,鐘倩就順理成章地做了全職太太相夫教子安逸閑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姐夫現在在哪兒呢?我都搬過來快半個月了,也沒見他回來過。你不怕他在外面干壞事啊?”蘇婭調皮地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嗨,都老夫老妻了,我了解他,不會做什么出格的事。”鐘倩一副篤定的樣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真好,我最向往這種相濡以沫同甘共苦、彼此信任的感情。”蘇婭滿是羨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淡淡地笑,臉上洋溢著幸福和滿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過,鐘倩姐,你還是得讓姐夫常回家。現在的社會人心這么浮躁,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……人啊,是會變的。”這天臨走時,蘇婭撂下這么幾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心里一咯噔,別看她在蘇婭面前表現得很自信,其實她也是擔心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幾年,陳橋對她,漸漸不同往日,鐘倩不傻,她當然體會得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如今的她,已經沒有底氣計較太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,陳橋發達后,她對他,是仰望的,帶著一種卑微感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上睡前,鐘倩給陳橋打了個電話,問他怎么這么久都不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的聲音冷淡答非所問:“我正忙呢,沒事掛了吧……”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都十一點了,還能忙什么?分明是不把她放在眼里,不愿意和她多說話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失落地掛了電話,鐘倩心里不滿,卻又不敢對陳橋發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年,他主外掙錢,她主內顧家,一年到頭見不上幾次面。蘇婭說得對,人是會變的,誰知道陳橋在她看不見的地方,變了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打開手機賭氣般發了一條朋友圈:有個忘年交的好姐妹,也一樣過得有滋有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配圖是下午她和蘇婭一起逛街,在一家咖啡館休息自拍的合影,美圖軟件讓兩個女人看起來優雅美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多大會兒,手機響了。居然是陳橋主動打過來的。這次,鐘倩擺著架子,懶洋洋地問:“有事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很急切地問:“你朋友圈那女的,誰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冷笑一聲:“新認識的朋友……沒別的事吧,我睡了!”不由分說掛了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黃昏,陳橋突然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女人偶爾耍耍性子才能引起男人的注意,鐘倩心里暗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把做好的飯菜端上桌,兩個人相對而坐。陳橋再次問:“昨天你朋友圈發的照片,那女的到底誰啊?你的朋友我都認識,沒見過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得意地說:“我就不能結交新朋友啊?是對門新搬來的鄰居,跟我可投緣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呆了會兒,才“哦”一聲,埋頭吃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有人敲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歡快地說:“真是說曹操曹操到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是蘇婭,她一進門就夸張地喊:“哇,鐘倩姐,做什么好吃的了,這么香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后,不期然看到餐桌邊回頭看著她的陳橋,疑惑地問:“這位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說:“我老公,今天剛從廣州回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露出年輕女孩自來熟的勁兒:“呦,是姐夫啊!終于見到真人了,姐夫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看起來卻有些呆愣愣的,好半天才回應:“你……你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歪著頭,凝神看著陳橋,一副思索的樣子:“哎,我好像在哪兒見過姐夫……想起來了,去年,你有沒有在惠州待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沒回答,鐘倩接過話:“去年他真在惠州待過一段呢,大概七八月份吧。當時病了一場,我還過去看他了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點頭:“那就是了,我是七月份去的惠州,我姐姐在那兒工作,當時放暑假,我在她那兒住了一段。星河灣,姐夫去過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的目光有些渙散:“沒……沒去過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一怔:“哦,那我可能認錯人了。那個,鐘倩姐,姐夫,我回去了,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到門口,蘇婭想起什么似地,回頭說:“對了鐘倩姐,姐夫回來了,你晚上就別去跑步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笑著說:“嗯,我今晚不去了……要不你也別去了,大晚上的,你一個單身姑娘,不安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蘇婭滿不在乎說:“嗨,好不容易跑了這么長時間,我得堅持。走了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朝著蘇婭的背影喊:“那你早點兒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早了公園人多,跑起來不方便,十點過去剛好……”蘇婭一邊說著,一邊閃身進了自己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關上門,重新返回到餐桌邊,嘴里嘟噥一句:“這丫頭真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卻看到陳橋愣愣地坐著,嘴里含著一口米飯,傻了一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用筷子敲了下桌子:“嗨嗨嗨,干嘛呢?看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,丟了魂兒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這才大夢初醒般回過神來,淡淡地問:“這就是你說的女鄰居?從哪兒搬來的?干什么工作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嗔怪地看了一眼陳橋:“你查戶口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有些生氣:“好心當成驢肝肺,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你看剛才那姑娘熱情的,別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嗤之以鼻:“賣我?我一個人老珠黃家庭主婦,賣給你你要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橋曖昧地笑:“我當然要了,你再老我也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久沒這么打情罵俏了,氣氛剛好,陳橋從酒柜拿出一瓶酒,義薄云天地說:“來,咱倆喝一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人撫今追昔,陳橋今天特溫柔,不停地勸酒,嘴里深情地說著:“老婆,你辛苦了……”“謝謝你為這個家的付出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本就沒什么酒量,很快就喝得不省人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是被一陣急促敲門聲給驚醒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迷迷糊糊地醒過來,發現天已經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陳橋出門吃早餐忘了帶鑰匙吧,她穿上拖鞋,踢踢踏踏地往門口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門開了,鐘倩大吃一驚,門外站著兩個身穿警服的jing察,一臉嚴肅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一個jing察問:“請問這是陳橋家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迷茫地回答:“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人呢?回來了沒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?!他昨天晚上回來的。這會兒,應該出去吃早飯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個jing察對視一眼,問了一些陳橋昨天回來后的細節,最后說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陳橋昨晚涉嫌故意殺人,被發現后潛逃,如果聯系上他,務必說服他自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簡直是晴天霹靂,jing察的一番話,讓鐘倩兩腿一軟,差點兒癱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殺人……殺誰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案件偵破階段,暫時保密!” 兩個jing察進屋搜索一番,沒發現什么異常交代鐘倩幾句,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徹底懵了,她六神無主,不知道該怎么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,找蘇婭,讓她幫忙出出主意分析一下情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,跑過去敲蘇婭家的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卻一直沒人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鐘倩又返回去,拿起手機,撥通蘇婭的電話號碼,急促地說:“蘇婭,我是鐘倩,你在哪兒呢?我有急事找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陌生女聲傳來:“蘇婭在醫院,她昨天晚上被人傷了,正在搶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機應聲而落,鐘倩爆發出一聲尖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天繼續哦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完待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期好文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好姐妹里應外合,除掉囂張情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任回歸,粘人老公撇下我獨自赴約噓,偷偷告訴你,點了好看會更好看哦~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價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加載中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